首页 >葛洲新闻网>科技>8家人工智能企业被美国“拉黑”,中国当如何应对?

8家人工智能企业被美国“拉黑”,中国当如何应对?

2019-10-28 08:23:03 作者:匿名

文|张合肥

华为被美国商务部“实体名单”限制后,包括大华科技、海康微视、HKUST迅飞、师旷科技和上塘科技在内的8家公司也被列入名单。一旦被列入实体名单,美国政府可以限制这些公司通过美国出口、进口或再出口。

可以预见,上塘科技、海康伟世、师旷科技、科大迅飞、美亚贝克等。所有人首先公开回应。10月8日,海康伟世和大华的股票停牌。除了“强烈抗议”和“保持沟通”,这些企业将如何提出解决方案还有待观察。

问题是,当中国在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公司被美国列入限制名单时,它将如何影响该行业的发展?

公开文件截图

被美国上市对中国人工智能企业意味着什么?

简而言之,将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名单将主要影响美国有关公司的出口、进口和再出口业务。

出口业务的影响相对较小。例如,HKUST迅飞和马阿伯在他们之前的回应中都表示,海外业务收入的比例不高。甚至一度在海外市场快速增长的和康威士,也只占其与美国市场贸易总收入的6%。如果只是对美国出口的限制,对这八家人工智能企业的影响将远远低于华为和中兴在同等待遇下遭受的损失。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官方网站截图

然而,进出口业务的影响略显强烈,最直接的是软硬件产品的“停产”。虽然梅阿伯、埃托特、尚唐和师旷科技都专注于图像处理软件和算法,不太依赖美国的组件供应,但它们也无法绕过美国合作伙伴在芯片等计算能力供应方面的优势。

以当前激烈争论的人工智能芯片为例,包括gpu、fpga、代表人工智能加速芯片的asic,以及诸如类大脑芯片和可重构通用人工智能芯片等前沿技术。就连中国的百度、阿里、寒武纪、华为等都已经开始开发人工智能芯片,这些芯片仍然主要集中在推理芯片上,而且大多是自用的。然而,他们仍然无法摆脱对美国芯片巨头如Avida和英特尔在芯片培训方面的依赖。

诚然,对于那些深入从事尖端科学技术的人工智能企业来说,被列入实体清单的威慑作用是不言而喻的。虽然中国不缺乏备用芯片和替代解决方案,但一旦核心组件的供应被切断,势必会基于新平台进行研发适应,不可避免地会减缓产品研发进度和交付周期,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整个产业链的进程。

此外,即使有申请取消实体名单的程序,评价标准和条件也非常模糊,只有在“最终用户审查委员会”所有成员一致同意的情况下,才能从实体名单中删除。这一程序性障碍间接限制了企业可以采取的退出名单的行动。这意味着短期内摆脱实体清单的影响几乎没有捷径可走,所有上市企业都需要调整供应链结构。

特别是和康胃石和梅亚巴克在相应市场中接近优势地位。假设美国完全关闭了名单上的人工智能公司的供应,这对科技行业来说无异于一个“黑暗时刻”。

外力作用下的人工智能加速锦标赛

然而,从长期来看,美国商务部的坚持对中国人工智能行业来说并不完全是坏消息。

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前景早已不容置疑,但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行业定位大多处于应用层面。例如,国内很少有企业涉足人工智能的基础设施层,主要集中在无人驾驶、智能机器人和智能安全防护等最顶层的应用层,芯片等核心技术链缺乏积累。

作为一个直接的例子,中国从美国进口的集成电路芯片价值已经超过2000亿美元。如果一个人不能建立自己的芯片产业,当人工智能在生活中的应用进一步渗透时,这个数字将会增加而不会减少,中国人工智能企业的自主性也就无从谈起。

另一方面,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家仍然浮躁,资本市场缺乏长期预期。正如HKUST迅飞、师旷科技和田字科技都宣称是“中国第一只人工智能股票”,他们甚至引发了“谁是第一只人工智能股票”的争夺战。

同时,资本市场的功利主义态度也非常微妙。早在今年5月,当HKUST迅飞和梅阿伯被列入实体名单的消息传出时,两家公司的股价分别下跌了7.03%和9.56%,两家公司的市值在一天之内蒸发了约60亿元。也许在资本市场上,人工智能仍然是一个新概念,远远不是一个成熟的行业。

师旷科技微信公众号回复黑名单截图

在这种情况下,当美国的“实体名单”大棒转向中国的人工智能企业时,可能会形成一股外力,这将加速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淘汰。

毕竟,人工智能仍然是一个新事物。美国在人才积累和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凭借先天积累,它可以迅速进入市场,甚至在某些领域拥有垄断地位。然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工智能应用市场,在一些子行业并不缺乏独特的甚至角落超越机会,甚至在谈到芯片市场时,华为和阿里已经在垂直市场起步较晚。

此外,被“实体名单”诽谤的不仅仅是中国企业。例如,Heckwell加入实体名单的消息传出后,与Heckwell“视频处理解决方案”合作的芯片制造商ambarella的股价一度下跌超过12%。“实体清单”生效后,和康威极有可能在中国寻找新的解决方案供应商,也可能刺激类似企业开始核心组件的本地化进程。在巨大的市场刺激下,不排除国内相关企业加快布局的机会。

在更深层次上,八家人工智能企业已经被美国列为实体,或将从根本上重构对人工智能的认知:从底层芯片的自主研发到软件算法的迭代升级,中国人工智能企业必须在这种外力的作用下为生存而战,真正从量变到质变;与此同时,随着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认识的加深,投融资行为的频率可能会下降,但必然会变得理性。

如果我们能在短期内逐步筛选出大量底层的基础企业家,我们就能挖掘出与现有产业链高度互补的企业。人工智能前半部分遭受的痛苦并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张合合(科技作者)

编辑:范娜娜实习生:龙江兰校对:言和

© Copyright 2018-2019 betrinac.com葛洲新闻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